首页 > 现代都市 > 你不乖 > 第 94 章(就很频繁...)

第 94 章(就很频繁...)(1/2)

目录
好书推荐: 重返1998免费阅读 我在隋唐当暴君免费阅读 兽域无疆免费阅读 亿人聊天群免费阅读 烛龙以左免费阅读 全民情敌从认识姐姐开始免费阅读 神医下山免费阅读 杨氏崛起之啃孙成仙免费阅读 武夫免费阅读 望仙门免费阅读

上午十点半。

宁迦漾从衣帽间出来,便看到站在落地镜的商屿墨。起床后,他就恢复平常矜贵清冷,如皓月皎皎的谪仙模样。

脑海中浮现这位半小时前的赖在床上大型猫科动物的画面,红唇翘起一边。

在他看过来时。

宁迦漾唇角弧度抿平,双手环臂,打量片刻:“商医生,我们是去约会,不是去开会,你这穿得什么?”

三两步走到他面前。

纤白漂亮的手指拽住男人脖颈还未系上的领带,微微用力——

商屿墨顺着自家太太手腕的力量低首。

浅褐色的眼瞳望进她那双漂亮的桃花眼里,对视半晌。

男人忽然就着这个姿势,俯身抱住女人不盈一握的细腰,顺势将下颚搭在她肩膀上,嗓音幽幽:“你给我换。”

宁迦漾完全没料到他会来这一出。

被大型猫科动物抱着撒娇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?

那当然是……满足他!

什么都可以满足!

落地镜清晰映出他们此时的动作。

宁迦漾上身穿了件短款的白T,动作比较大时,那截白生生的纤腰招人眼球。

浅蓝色的牛仔长裤包裹着纤细匀称的长腿,露出精致的脚踝,踩着不染纤尘的小白鞋,乌黑柔顺的长发扎了个松松的马尾辫,发梢微卷,只简单搭配一个大大的同色系蝴蝶结,青春洋溢。

正在解着男人系的一丝不苟的衬衣扣子。

男人西装革履清冷端方,少女马尾辫清纯肆意,随着扣子一颗颗解开,构成了一幅靡丽又极具张力的画面,又冷又纯,又欲。

宁迦漾给商屿墨脱下衬衣后,挑了件他日常穿的黑色冲锋衣,男人原本昳丽的眉目瞬间冷硬锐利几分。

忽略清清淡淡的神情。

商屿墨的冷白皮与乌黑卷曲的短发,加上那张过分美貌的容颜,浑身充斥着少年锋芒毕露的耀眼狂妄。

与方才西装革履、端方斯文的商医生,判若两人。

有那么一瞬间,宁迦漾想把他藏起来了!

然而想到自己给他准备的惊喜。

还是主动握住男人那双被修长好看的手,手牵手出门约会去了。

谁知,刚刚上车。

宁迦漾接到了一个电话。

原本写满愉快的眉眼越听电话越冷。

“妈,您别生气,我们这就回去。”

“嗯,他跟我一起。”

挂断电话后,宁迦漾侧眸看向旁边的‘美少年’,幽幽叹了声:“不能约会了,先回我爸妈家一趟。”

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

商屿墨倒也不是真不食人间烟火,对岳父岳母尚算关心。

宁迦漾倚在他肩膀上,懒懒道:“一群跳梁小丑蹦跶而已。”

“趁着我爸不在家,去闹我妈。”

不就是看她妈妈性子温婉,不会当众跟人红脸。

商屿墨把玩着那颗小玉虎的珠子,漫不经心地嗯了声。

他对宁家自是了解。

传承百年的古老隐士家族,看似清流高雅,实则内里千疮百孔。

恍若埋藏百年的木雕,看似传承珍贵,实则内里腐朽,一碰即碎。

若非宁迦漾的亲爷爷辟出一脉从商,后又有长子宁廉沉继承延续。

不然百年宁家,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。

而经常作妖的就是宁迦漾的二叔宁元州,被旁支亲戚蛊惑的,惦记着将儿子过继给只育有一女的宁廉沉。

宁廉沉烦不胜烦,但凡公司清闲,就带着宁迦漾的母亲全球旅行。

躲开这些亲戚。

陵城老牌富人区,宁家别墅。

宁迦漾与商屿墨相偕而入。

管家正在外面迎接他们,看到之后,满脸惊喜:“小姐,姑爷,你们终于来了!”

“没事。”

宁迦漾安抚了下老管家。

漂亮的眉眼,在复古雕刻大门映衬下,透着几分冷冷的艳丽。

商屿墨慢条斯理地捏了捏她的掌心。

宁迦漾了然。

唇角终于轻勾起一个弧度。

嗯,有她的小脑斧陪着,才不跟那些跳梁小丑生气。

赶紧解决完他们,还要去约会呢。

宁迦漾他们刚迈进客厅大门。

就听到里面传来她二叔的扬高的声音:“大嫂,我明白你们疼爱漾漾,我这个做二叔的,从小也把她当亲生女儿疼爱,但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,总不能以后咱们宁家改姓商吧?”

“还有,咱行昀基因哪里不好,从小学习就优秀,长得也好看,给你和大哥当儿子,我还舍不得呢。”

“这还不是为了咱们宁家家业,忍痛割爱子。”

宁母被小叔子气得脸色发白。

偏偏多年的礼仪教养,让她没办法像泼妇一样跟他吵架。

深吸一口气,“元州……”

刚想要开口拒绝。

却听到自家女儿熟悉的声音传来——

“二叔,真难为你了,把惦记别人家的东西,说的这么清新脱俗。”

“不愧是搞学术的。”

宁元州乍然听到宁迦漾的话,僵硬了瞬。

随后反应过来,笑着转身,温和道:“漾漾回来了,你曲解二叔意思了。”

“你爸妈现在年轻感受不到,等年纪大了就知道身边没有儿子依靠是多么凄凉的事情。”

“你是个孝顺的好孩子,总不能看着你爸妈晚年凄凉吧。”

意思明显。

要是宁迦漾拒绝,就是自私,不孝。

宁迦漾没想到她二叔这么无耻。

总算明白妈妈为什么气得给她打电话了。

人家张嘴就是仁义道德,礼义孝道,藏着狼子野心。

宁迦漾眼神骤冷,刚准备开口。

忽然肩膀落下一抹温暖。

是商屿墨。

商屿墨神态淡漠慵懒,揽着自家太太的肩膀,将她圈在保护范围之内。

而后仗着身高优势,漫不经心地睥睨着宁元州:“惹我太太不高兴的话,您很有可能等不到晚年凄凉。”

宁远州喜欢说一半藏一半。

商屿墨更是擅长。

这话意思明显——

再不滚,你等不到晚年凄凉,今天就会很凄凉。

宁元州自然听出了他的话中之意,脸色一白,自己确实是惹不起商家。

但是,人为财死。

宁家偌大家业,他怎么舍得拱手让给商家。

“屿墨啊,我怎么着也算是你们长辈,你……”

“行了二叔,你在我面前摆长辈谱就算了。”宁迦漾不愿意商屿墨掺合她家里这些破事,“你放心我爸妈晚年过的绝对比您幸福。”

“来人,送客。”

宁元州不想走。

宁家老宅的佣人们都不敢强行撵他。

商屿墨淡淡开口:“许照,送客。”

六个穿着黑色西装的保镖鱼贯而入,压迫感极强。

“商大公子,你们商家已经沦落到吃绝……”户。

最后这个字没说出口。

便被一道宁母厉声制止:“宁元州,闭嘴!”

再温婉贤良的女性也为母则强。

宁母怎么允许自家女婿沾上这种不堪的名声。

宁元州从来没见大嫂这个表情。

讪讪道,“大嫂,我就是……”

“你再不走,以后我们两家关系干脆断绝,我会告诉你大哥。”

素来温婉的女人,难得生气一次,非常吓人。

十分钟后,宁家别墅终于安静下来。

宁迦漾看自家母亲表情失落。

凑过去逗她:“刚才母上大人真是威武,对吧,商懒懒。”

商屿墨泰然自若配合的‘嗯’了声。

“瞎喊什么呢。”宁母听到她喊女婿小名,终于有点精神,没好气地拍了女儿一下。

“他喜欢被我喊这个名字。”

宁迦漾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,彩衣娱母上大人,“谁让他天天喊我小名,也不知道谁多嘴告诉他的,哼。”

宁母悠悠道:“巧了,多嘴的人远在天边,近在眼前。”

宁迦漾顿了秒。

立刻改口,“多嘴这个人一定是个温柔优雅的知性大美女。”

宁母终于被女儿逗笑。

看他们两个的打扮,就知道是约会中途来的,于是道:“好了,我不用你们陪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吧。”

宁迦漾不走。

拉着商屿墨陪母亲大人用过午餐,才离开。

不过临走前,宁母望着自家女儿小腹,有点发愁:“你们努力一年了,怎么还没消息?”

“是不是身体有什么问题?”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目录
新书推荐: 随身空间之农女是特工免费阅读 血凰重生:豪门腹黑小姐免费阅读 沈总,你老婆要被人抢走了!免费阅读 快穿攻略,反派他又痞又撩免费阅读 娇骨玉香,她被疯批世子强取豪夺免费阅读 宠妹忘妻,太太要把傅总逐出户口本免费阅读 夫君清心寡欲,我却连生三胎免费阅读 抄家流放后,王爷为我买下半壁江山免费阅读 霍先生,你前女友给你看男科了免费阅读 重生七零:真千金被最野糙汉娇宠了免费阅读
返回顶部